推薦閱讀

【推薦閱讀】黃奇帆:5G背景下金融科技特征、路徑以及應遵循的原則和負面清單(下)

2020-06-18

      

四、金融科技發展應遵循的原則和模式

(一)金融科技有兩個基因,并不改變金融的傳統宗旨與安全原則

金融科技并沒有改變任何金融傳統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則,在這個意義上無論是科技+金融,還是金融+科技,都不但要把網絡數字平臺的好處高效的用足用好用夠,還要堅守現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則和理念。金融科技有兩個基因,一是互聯網數字平臺的基因——“五全信息”,二是金融行業的基因,在一切金融業務中把控好信用、杠桿、風險的基因?;ヂ摼W運行有巨大的輻射性和無限的穿透性,一旦與金融結合,既有可能提升傳統金融體系的效率、效益和降低風險的一面,也有可能帶來系統性顛覆性的危機的一面。不能違背金融運行的基本原則,必須持牌經營,必須有監管單位的日常監管,必須有運營模式要求和風險處置辦法。不能“無照駕駛”,不能百分之十五、二十的高息攬儲、亂集資,不能無約束、無場景的亂放高利貸,不能對借款人和單位的錢用到哪里一概都不清楚,不能搞暴力催收、堵校門和朋友圈亂發信息等惡劣行為。

(二)消費互聯網金融和產業互聯網金融合理的發展模式:數字化平臺與各類金融機構有機結合

科技金融的發展可以是互聯網+金融,有條件的網絡數據平臺公司,獨立發展金融業務,也可以是金融企業+互聯網,圍繞產業鏈、供應鏈發展自身需要的互聯網數字平臺,但是科技金融最合理、有效的發展路徑應該是網絡數據平臺跟各種產業鏈金融相結合。否定和整頓P2P,并不等于拒絕網絡貸款。實踐表明,網絡貸款只要不向網民高息攬儲,資本金是自有的,貸款資金是在銀行、ABS、ABN市場中規范籌集的,總杠桿率控制在1:10左右,貸款對象是產業鏈上有場景的客戶,還是可以有效發揮普惠金融功能的。全國目前有幾十家這類規范運作的公司,8000多億貸款,不良率在3%以內,比信用卡不良率還低。

當然,科技金融不僅僅是科技公司自身打造的金融融通公司,其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是互聯網或物聯網形成的數字平臺(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與各類金融機構的有機結合,各盡所能、各展所長,形成數字金融平臺并與各類實體經濟的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相結合形成基于互聯網或物聯網平臺的產業鏈金融。在消費互聯網(toC)時代,基于人類消費的同一性、同構性,幾乎可以一刀切的模式對全社會的電子商務開展活動,在產業互聯網(toB)的時代,基于產業的復雜性、異構性,一個工業產業鏈與物流供應鏈的數字化平臺是完全不同構的;而一個醫療藥品供應鏈與消費品供應鏈的數字化平臺結構也完全不相同。

基于此,在產業互聯網時代,一個有作為的網絡數據公司,分心去搞金融業,一要有金融企業所必需的充足資本金,二要有規范的放貸資金的市場來源,三要有專業的金融理財人士,還要受到國家監管部門的嚴格監管,無異于棄長做短、自討苦吃。所以,一個有作為的數據網絡平臺公司,應當發揮自己的長處,深耕各類產業的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形成各行業的“五全信息”,提供給相應的金融戰略伙伴,使產業鏈金融平臺服務效率得到最大化的提升,資源優化配置,運行風險下降,壞賬率下降。

從國際經驗看,一般性互聯網平臺公司絕不敢隨意染指金融業務,美國的Facebook、亞馬遜、雅虎等平臺公司都很大,股價市值同樣可以達到數千億、上萬億美元,但它們再大都不敢輕易染指金融業務。至少四個因素:其一,成熟的商人懂得術業專攻,懂得長期堅守自己,不斷創新自己才能使自己爐火純青,獲得足夠的行業地位和進入門檻,才有可能獲得超額利潤;其二,一般性的互聯網商品銷售平臺,其底層技術的安全等級無法滿足金融要求,要滿足金融業務要求,必須投入巨額成本,這往往得不償失;其三,美國對金融公司有非常嚴格的監管要求,一般性互聯網公司從事金融業務,一旦發生風險,公司根本承擔不起動輒數十億美元的巨額罰款;其四,鑒于所有業務點的風險都可能迅速轉化為金融風險,而金融風險反過來又會拖垮所有非金融業務,所以成熟商人絕不愿去冒這么大的風險。

(三)形成明確的各方多贏效益原則

互聯網金融在發展過程中,要有明確的各方多贏的效益原則。在消費互聯網時代,基于人類生活方式的同構性,一些網絡平臺公司的盈利模式往往一靠燒錢取得規模優勢,二靠廣告收費取得一定壟斷效益。在產業互聯網時代,各行各業結構不同、模式不同,任何網絡數字平臺的發展,不能靠簡單的燒錢來擴大市場占有率,也不能讓客戶中看不中用、有成本無效果、長期賠錢,這是不可持續的自殺行為。

合理的網絡數字平臺,應通過五種渠道取得效益、紅利:一是通過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的應用,提高了金融業務的工作效率;二是實現了數字網絡平臺公司和金融業務的資源優化配置,產生了優化紅利;三是通過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的運籌、統計、調度,降低了產業鏈、供應鏈的物流成本;四是由于全產業鏈、全流程、全場景的信息傳遞功能,降低了金融運行成本和風險;五是將這些看得見、摸得著的紅利,合理的返還于產業鏈、供應鏈的上游、下游、金融方和數據平臺經營方,從而產生萬宗歸流的洼地效益和商家趨利集聚效益。

同樣,與網絡數字平臺合作的金融企業,也可以通過四種優勢為合作項目取得效益和紅利:一是低成本融資的優勢。金融企業在獲取企業、居民的儲蓄資金和從人民銀行運行的貨幣市場獲取資金的低成本優勢。二是企業信用判斷的優勢。網絡數字平臺對客戶信用診斷相當于是X光、是CT、是核磁共振的體格檢查,代替不了醫生臨門一腳的診斷治療。對客戶放貸的實際凈值調查信用判斷以及客戶的抵押、信用、風險防范,本質上還要金融企業獨立擔當,這方面金融企業更是強項。三是資本規模的優勢。網絡數據平臺盡管可能有巨大的客戶征信規模(百億、千億、萬億),但資本金規模往往很小,要真正實現放貸融資,自身至少要有相應的融資規模10%以上的資本金。只有銀行、信托、保險等專業的金融公司有這種資本金規模并與時俱進的擴張能力。四是社會信用的優勢。不論是金融監管當局的管理習慣,還是老百姓存款習慣,企業投融資習慣,與有牌照、有傳統的金融企業打交道往往更放心、更順手、更相通。這方面,專業的金融企業比網絡數據平臺更為有利?;谏鲜鏊捻椃治?,網絡數據公司與專業的金融企業的合作確實是強強聯合、優勢互補、資源優化配置,是最好的發展模式。

五、互聯網數字平臺要遵循的十條基本原則

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并沒有改變人類社會基本的經濟規律和金融原理,各類互聯網商務平臺以及基于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技術的資訊平臺、搜索平臺或金融平臺,都應在運行發展中對人類社會規則、經濟規律、金融原理心存敬畏、充分認識、形成共識。

第一,對金融、公共服務、安全類的互聯網平臺公司要提高準入門檻、強化監管。

凡是互聯網平臺或公司,其業務涉及金融領域,以及教育、衛生、交通社會服務等領域和社會安全領域三方面的,必須提高注冊門檻,實行嚴格的“先證后照”,有關監管部門確認相應資質和人員素質條件后發出許可證,工商部門才能發執照,并對這三類網絡平臺企業實行“負面清單”管理、事中事后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

第二,落實反壟斷法。過去十余年,消費互聯網參與者之間的博弈往往是零和游戲。

    不管什么行業領域、面對什么競爭對手,消費互聯網競爭到最后往往是贏家獨吞整個市場。因此,很多早期互聯網企業不計成本融資燒錢擴展業務,意圖打敗對方。在形成壟斷優勢后,又對平臺商戶或消費者收取高昂的門檻費、服務費。這種類型的商業模式在社會總體價值創造上貢獻有限,因為過度關注流量助長了假冒偽劣商品在網上的泛濫,甚至倒逼制造業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第三,限制互聯網平臺業務混雜交叉。

    要像美國谷歌、臉譜那樣,嚴格要求資訊平臺、搜索平臺和金融平臺之間涇渭分明。做資訊的就不應該做金融,做搜索的也不應該做金融,做金融的不應控制資訊、搜索平臺。

第四,保障信息數據的產權。

    由于缺乏數據治理規范,企業數據采集沒有底線。比如互聯網企業在用戶使用產品的時候要求用戶提供個人數據,但這個過程中,有些平臺采集的數據、要求的授權和提供的服務明顯不對等。明明很簡單的服務,僅需要幾個數據,卻要求用戶提供幾十個數據;明明只需要一項權限,卻讓用戶把權限全部打開,從而超范圍收集個人數據。有的公司獲取了消費者手機麥克使用權限,甚至通過竊聽客戶交談內容而獲取用戶習慣,看似聰明的做法實際上已經觸犯了法律。隨著互聯網產業不斷成熟、法律法規日趨完善,上述行為在未來將會很難行得通,消費互聯網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必須要加以避免。要象尊重知識產權那樣尊重信息數據產權和版權,不能認為經過企業平臺數據都是企業的資產。數據信息是一種資源,產權是客戶的,不是平臺的,平臺公司不能以盈利為目的將客戶的信息數據資源對外交易買賣。

第五,確保信息數據安全。

    互聯網平臺公司以及各類大數據、云計算運營公司,要研發加密技術、區塊鏈技術,保護網絡安全,防止黑客攻擊,防止泄密事件發生,不侵犯隱私權等基本人權,絕不允許公司管理人員利用公司內部資源管理權力竊取客戶數據機密和隱私。

第六,確保各種認證技術、方法的準確性、可靠性、安全性。

    近幾年,網上許多認證,包括網上實名制在內,由于安全性差而遭到黑客輕易攻擊,造成隱私泄露、社會混亂的情況,亟需改進。最近一段時間,又有許多創新,如生物識別、虹膜識別或者指紋識別。這一類東西好像很先進,但是所有這些生物識別都是黑客可以仿造的,如果一個黑客仿得別人的虹膜、聲音、指紋,是很難進行監管的。這些識別在線下常規情況下是準確的、唯一的,但是在線上就可以仿制,根本就搞不清。所以,現在美國、歐洲根本不允許在線上搞生物識別系統。

第七,凡改變人們生活方式的事,一定充分聽證、逐漸展開;要新老并存、雙規并存;要逆向思考、充分論證非常規情況下的社會安全,決不能由著互聯網公司率性而為。

    比如,這幾年我國在貨幣數字化、電子錢包、網絡支付方面發展很快,人們把手機變錢包,衣食住行幾乎離不開移動支付,一些商店甚至不能使用人民幣。但是應當認識到無現金社會面對戰爭、天災時毫無可靠性,龐大的社會電子支付體系會瞬間崩潰,總之要三思而后行。

第八,對社會性公共服務的公司一旦出事,要重罰。

    互聯網公司因其穿透性強、覆蓋面寬、規模巨大,一旦疏于管理,哪怕只有一個漏洞,放到全國也會有重大后果。比如,滴滴打車經營出租車、順風車業務是一種社會性公共服務,它的規模達到幾十萬輛,遍布全國。由于公司管理體系不健全,出現了強奸殺人等刑事案,現在企業停業整頓一個月,應該怎么處罰?常規情況下,一個出租公司有幾百輛車,出了事罰三倍五倍的款,罰幾十萬。美國的優步出事,還沒有死人就賠幾千萬美元,不是因為公司大賠償數額也巨大,而是因為社會影響大,這一賠痛到心里,倒逼企業徹底改正,絕對不再讓員工犯這個錯誤,害了這個公司的前程。所以,在這方面要打破常規,而不能用常規的管法。常規出租車出了事賠幾倍,一個人死了正常的工傷60萬,事故死人賠3180萬。對于大規模的網約車絕不可以這樣,至少加十倍,賠1800萬都應該。

第九,防止互聯網公司利用人性弱點設計產品。

    現在的一些互聯網公司,利用人性弱點設計各種產品。網絡市場形成初期所主導的自由理念,使得網絡上失信的違約成本極低,于是會出現很多企業利用人性的弱點設計各種產品來獲取流量,罔顧消費者的長期利益和市場的良性發展。比如一些信息服務公司,通過各種打擦邊球的圖片、噱頭標題吸引用戶點擊觀看視頻、新聞。這種利用人性弱點誘使用戶使用產品的行為實際上是不正當的,甚至是觸犯法律的。未來互聯網經濟的競爭,一定是在更公平、可信的環境下進行,這些利用人性弱點設計產品的公司很難長期生存。

第十,規范和加強互聯網平臺企業的稅務征管。

    最近幾年許多百貨商店關門了,有一些大城市三分之一的百貨商店都關了。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網上購物分流了商店的業務量。而實體店無法與網店競爭的重要原因,除了房租、運營成本之外,就是稅收。百貨商店稅收是規范的、應收盡收的,而電子商務系統的稅收是看不見的,這就有違不同商業業態的公平競爭原則。

總而言之,5G背景下由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形成的數字化平臺是這個社會最先進的、最有穿透力的生產力,近十年可以說是在氣勢磅礴發展。要在宏觀上、戰略上熱情支持,但是要留一份謹慎,留一點余地。對于涉及到國家法理、行業基本宗旨和原則的問題,比如數據信息產權的原則,金融的原則,財政的稅收的原則,跨界經營的約束原則,社會安全的原則,壟斷和反壟斷的原則,或者企業運行的投入產出的原則,資本市場運行的原則,都應當有一定的冷思考、前瞻性思考,以防患于未然。

(整理:卓代創新中心   作者:黃奇帆)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