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推薦閱讀】閱文換帥后由盈轉虧 IP化受阻

2020-07-23

      

卓代導言

20204月底換帥至今,閱文的日子一直不好過。720日晚間,閱文發布盈利預警公告,受新麗傳媒業績影響,閱文預計2020年上半年商譽減值20-34億元。與此同時,因合同引發的閱文與作者的拉鋸戰還在繼續。    

這兩起事件看似毫無關聯,實則都與閱文重視IP孵化脫不開關系。2019年下半年,閱文版權運營及其他收入反超在線業務,成為閱文最大的營收來源,將資源傾向頭部作者,有助于閱文IP孵化、拉動版權運營業績,不過版權運營下游的影視業務遭遇“黑天鵝”,短期內閱文轉型難言樂觀。  


新麗傳媒成拖累

“由盈轉虧”是閱文公告的關鍵詞。

                      

根據公告,閱文預計2020年上半年虧損的原因主要系收購的影視制作公司新麗傳媒商譽減值,預期減值37-47億元;由于新麗傳媒業績不及預期,新麗傳媒管理團隊計酬代價預計調減,部分抵消了商譽對閱文業績的影響,導致凈虧損預計減少13-17億元。綜合商譽減值和計酬調減,2020年上半年,閱文商譽部分預計虧損20-34億元。

在公告中,閱文試圖從側面弱化商譽減值帶來的影響,稱“閱文商譽減值支出不會影響閱文的營運、流動資金等,此外閱文目前日常運營的現金儲備也較為充裕,因此計提該減值準備不會影響閱文的可持續經營”。

通俗來說,商譽減值是指對企業在合并中形成的商譽進行減值測試后,確認相應的減值損失。商譽作為企業的一項資產,是指企業獲取正常盈利水平以上收益(即超額收益)的一種能力,是企業未來實現的超額收益的現值。

凡德投資公司總經理陳尊德進一步解釋:“子公司業績不達預期,可能會導致母公司營收不達預期,母公司可以進行商譽減值處理。一般情況下,處理完會影響母公司利潤”。

公開資料顯示,新麗傳媒主要從事電視劇、網絡劇及電影的制作和發行,是行業頭部公司。2018年,閱文全資收購新麗傳媒,被收購后,新麗傳媒繼續負責電視劇、網絡劇和電影制作業務,還接觸閱文的內容庫、作家平臺及編輯隊伍等資源。

公開資料顯示,閱文集團收購新麗傳媒時曾定下業績對賭,后者需在2018-2020年分別實現不低于5億元、7億元和9億元的凈利潤,但2018年和2019年,新麗傳媒均未完成業績對賭,凈利潤分別為3.24億元和5.49億元,與目標額均存在超1億元的差距。

在此次的盈利預警中,閱文集團方面也提到,目前國內影視行業受宏觀環境的影響正持續深度調整,全行業備案、開機、上線項目數量下滑,且部分單體項目利潤較預期減少,影視行業受到較大沖擊,影視制作延期和上映時間待定。面對這些壓力,新麗傳媒的影視項目整體周期變長、不確定性增加。

對于影視業務會否影響閱文上半年營收,截至目前,閱文相關人士未予回應,僅表示:“以公告為準?!?/span>


合同風波未平

在閱文的整體布局中,新麗傳媒歸屬于由IP延伸出來的影視業務,閱文的根基還是在線文學。除了新麗傳媒的壞消息之外,這塊根基業務近期也一直飽受爭議。

自從4月底高管大規模換血后,合同風波的發酵讓閱文的在線文學業務始終處在風口浪尖。5月初,閱文作者因合同問題與平臺的矛盾爆發,爭議集中在著作權條款不合理、平臺與作者的合作關系、平臺會否推行免費閱讀模式等方面。

經歷了“5·5斷更節”、懇談會后,閱文在6月初推出新版合同,調整重點包括:取消原先的單一格式合同,新合同根據不同授權分為“三類四種”,并針對此前舊合同中備受爭議的免費/付費模式、著作權等問題進行了修改或刪除。

不過,作者們對新合同態度不一,有人拍手稱快,有人卻認為換湯不換藥。在721日閱文預計上半年虧損的新聞下,部分網友仍緊抓合同風波不放,多位前起點(閱文旗下平臺)作者向媒體透露,新合同推出后的一個月里,閱文旗下大量中小作者出走,導致中小作者離開的原因是閱文更重視頭部作者。

  對于多篇報道中提到的“中小作者出走”,以及作者反映的“閱文更重視IP孵化、將資源傾向于頭部作者”情況,閱文相關人士直言:“不回復?!?/span>

在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看來,閱文“偏愛”頭部作者和大IP在情理之中,但未來可能出現后繼乏力的現象,“雖然閱文已經獨立上市,但是它和大股東騰訊關系密切,可以說承擔了騰訊互娛IP供給的任務,頭部作者貢獻大IP的幾率大。但網文內容一般不會一炮而紅,作者和IP的成長都需要時間”。


IP開發的難題

原閱文聯席CEO吳文輝等核心團隊離開后,騰訊互娛團隊開始“接管”閱文,新任CEO是騰訊副總裁、騰訊影業CEO程武。左手握著IP資源,右手則積累了大量運營經驗,在這個邏輯下,閱文的版權運營相比在線業務更有想象力。

在布局版權運營的過程中,基于IP改編影視劇已成為常見的操作方式,因此影視也成為閱文的布局重點,閱文同時多次以出品方的身份出現在影視作品的身后,收購的新麗傳媒便是例證。

這種轉變已經直接體現在財報上。根據財報,閱文營收來自在線業務、版權運營及其他收入,其中版權運營及其他收入主要來自于制作及發行電視劇、網絡劇、動畫、電影、授權版權改編權、運營自營網絡游戲等營收。

2017年,閱文的收入來源還主要來自于在線業務,同時該業務曾在總營收中占據超八成的比例,隨后該公司不斷發力版權運營板塊,以IP為核心拓展收入,截至2019年,其版權運營收入已增至44.2億元,超過了在線業務實現的37.1億元收入。

現階段,閱文以IP為核心的開發仍在持續拓展,在閱文的官網上,多個IP開發以及影視業務方面的布局信息也在持續更新中,如聯合出品的電影《1921》已正式開機,此外還將IP《全職高手》與美特斯邦威進行跨界營銷,推出聯名款服飾等。

不過,從閱文目前的情況來看,一邊是預虧的新抓手影視業務;另一邊,根基業務也飽受爭議,轉型的路并不簡單。

智察大數據分析師劉大偉認為:“閱文在線業務勢弱,跟免費閱讀的沖擊有很大關系。但是作為一家成熟的老牌網絡文學平臺,它不敢輕易地跟進免費模式。且不說會影響業績,免費模式很難保證內容質量,平臺有可能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這對閱文版權運營十分不利”。

至于影視業務,劉大偉表示:“受黑天鵝事件影響,短期內業績達標有難度,這可能會影響閱文的營收結構,但現在不好判斷具體影響會多大”。

中國創意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張京成認為,文創產業是以內容為核心的,從趨勢上開發和拓展IP是相關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

但張京成也提到,今年以來市場環境的變化對多個行業均帶來較大的沖擊,特別是對通過IP開發的影視作品、游戲、圖書出版等,甚至對相關的衍生品都帶來較大的影響,需要環境變化逐步穩定,令營收等業績指標繼續增長。

在新元文智創始人劉德良看來,市場沖擊令整個影視行業都受到影響,所以收入上會產生延遲效應,但因閱文有很強的網絡文學IP資源,目前來看虧損應是短期情況,但閱文也需警惕,是否能把網文IP和影視的應用、生產很好地銜接起來,并產生“1+1>2”的效應,這對閱文集團而言是挑戰。

“這些年閱文在IP運營、變現、衍生品打造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并通過不斷嘗試、突破來確定業務邊界,只不過在運營體系方面還需要根據市場變化和用戶的消費傾向做出相應的調整,提升IP鏈條運營效率和運營收益是核心重點?!眲⒌铝急硎?。

(編輯:卓代創新中心  原文來源:北京商報)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